山西小说网 其他类型 斗鸾 第三十七章 分道

第三十七章 分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斗鸾| 作者:Loevaa| 类别:其他类型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发热?这毛病可大可小啊!

    明鸾连忙追问:“是得了什么病么?伤风感冒?总不会又是天花吧?沈家儿子的天花不是早就好了吗?”

    “听说是好了的,但安哥儿一直病着,说不定还没好干净。”陈氏面带忧色地看向沈家人所在的方向,“万一还没好全,沈家姑娘过了病气,那可就不好了。”

    沈昭容一路上都在照顾生病的兄长,如果说沈君安的天花要过人,肯定首先就会传染给她。明鸾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自己虽然跟沈昭容没什么接触,但陈氏、沈氏等人却是和对方近前说过话的。

    现代社会已经没有了天花,因此明鸾对这种病不太了解,只知道它传染性很高,而从沈君安的情形来看,症状之一就是发热。传染病这种东西,自然是身体越弱的人越容易受到感染,同行流放的三家人里,称得上身体健壮百病不侵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她连忙抓住陈氏的手臂:“母亲跟沈家姑娘有过接触吧?赶紧让咱们家与她们兄妹接触过的人去洗热水澡,刷洗干净了,衣服也要全部用热水洗过晾干,避免跟沈家的人再接触,要找些干净的布蒙口鼻,还要搬离他家的下风处,特别是大伯娘……”

    她正絮叨着能做的预防措施,陈氏却脸色发青地打断了她的话:“你这是在说什么?难不成你觉得……”身体一晃,几欲晕倒。明鸾正色对她道:“母亲,我知道你跟大伯娘亲近,也不忍心对沈家太过冷淡,但这种事不是玩的,你的仁慈可不能用在不该用的地方,这时候万一有所松懈,我们家所有人都可能被连累死,你知道事情轻重吗?!”

    陈氏红着眼圈,咬唇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说就起身去寻丈夫章敞了。章敞听了她的话,脸色也白了,马上带上妻子去找兄长章放,等到章放上报章寂,吴克明已经用手帕捂着口鼻走向沈家人那边。

    章寂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指挥儿子媳妇搬动被褥、煮热水、拆洗衣裳,章放问:“天明就要出发,若是把衣裳都洗了,如何上路?”章寂道:“出了这种事,万一大夫来了,确认是天花,如何还能上路?就算不是,如今秋日天气干爽,风又大,吹上几个时辰,衣裳也能半干了。”章放只好领命而去。

    就在章家众人忙碌的时候,沈氏红肿着双眼又找上了陈氏:“三弟妹,你这里还有没有退烧的药丸?”

    陈氏为难地对她说:“大嫂子,药是有的,给你也没问题,但你还是不要往那边去了,万一沾染了病气,父亲怪罪下来,我也担待不起啊!”

    沈氏含泪道:“好弟妹,那是我亲侄儿,亲侄女,叫我如何能放心?今日你助我一把,日后我必定十倍回报你!”

    陈氏叹了口气:“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回报?我本来也不图这个。”打开包袱拿了两瓶药各倒了两颗递过去:“若真是天花,这点药吃了也是白吃,若只是风寒,这两瓶药倒还管用。你拿去试一试吧。”

    沈氏连忙接过药,匆匆转身离去了。明鸾正从井边走回来,见状忙问陈氏:“母亲,你把药都给她了?”

    陈氏叹道:“只是两颗治发热和风寒的药,其他都没给。到底是亲戚一场,你大伯娘又求到我头上了,难不成我还能拒绝她?”

    明鸾暗暗松了口气,脸上也有了笑容,殷勤地帮陈氏抱衣裳送洗。

    沈氏拿到药,跑去找娘家人,却未能立时将药送到病人嘴里。吴克明跟沈家夫妻正对峙争吵,坚决不同意去请大夫,差役们围了一堆堵住了路。

    吴克明说:“别说现在是半夜,又是在城外偏僻的地方,就算是在城里,也犯不着正儿八经地请大夫抓药,又不是尊贵的少爷小姐,不过是两个流放犯的孩子,病了又如何?说什么天花厉害,你儿子得了天花,这么久都没死掉,熬一熬也就过去了。”回头便命众差役各自回去睡觉,等天明还要赶路呢。

    但张八斤等差役却不肯听他的话。押解的犯人的儿女病了,他们自然不关心其死活,但天花却是要过人的,到这个时候吴克明还要押人上路,万一他们被传染了天花怎么办?于是纷纷围着吴克明劝说。吴克明听着听着,脸色就沉下来了,他为了消除属下的不满,甚至耽误行程放了他们一天假,才给了他们好处,转眼他们就要跟他做对,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吴克明与张八斤等人吵起来了,双方刚刚有所缓解的关系立时又变回冰冷,前者指责后者一方受了钱财贿赂,便为犯人大开方便之门,是因私忘公;后者指责前者因为私人恩怨而无视自身职责,做事只凭一己私欲,视同僚为无物。差役中有个叫陈大志的,把话说得更加明白:“吴班头根本就只想着把犯人折腾死了出气,上面追究下来,你有靠山保着,自然平安无事,我们兄弟却要受罚,说不定还会把差事丢了,全家老小都喝西北风去!若是运气不好,兄弟们有谁在路上生了病,丢了命,坏了腿脚,谁来可怜我们?!”

    差役们吵成一团,双方都固执不肯让步,而就在他们身边,沈家人还在为自家儿女的病情忧心不已。沈氏费了好大功夫,才寻到空隙挤了进去,将药递给杜氏:“这里有两瓶药,快瞧瞧哪个对症,先喂孩子吃下去!”

    杜氏如同在黑暗中见到一缕阳光,脸上顿时显出几分生气,飞快地夺过药瓶,看了看药名,倒了药出来喂孩子。沈氏看到她给沈昭容喂的是治风寒的药,给沈君安喂的是退烧的药,心中不解,忙小声问:“容儿是得了风寒么?”

    杜氏顿了顿,偷偷看了争吵不休的差役们一眼,才压低声音回答:“容儿只是着了凉。晚饭前她做错了一件事,我罚她面壁,大概是那时候吹了风。因安哥儿也烧起来了,我怕天亮后他没力气赶路,那吴克明要逼我们把安哥儿丢下,因此才说容儿也是得了天花。”

    沈氏吃了一惊,迅速看了吴克明一眼,便将杜氏拉过来耳语:“你疯了?万一大夫诊出来只是风寒,你就不怕那姓吴的又要折腾人?!”

    杜氏抿了抿嘴:“我瞧天花开始时的症状跟风寒也差不了多少,大夫未必能诊治出来。况且这样的大病,大夫总是要小心行事的,必会让病人休养些时日,察看病情变化。我也没别的念头,只求能在这里再留几天就好了,安哥儿实在太虚弱,这时候硬挺着上路,怕是熬不了几日。”

    沈氏听了,神色也放缓下来,只是语气中还有几分埋怨:“话虽如此,弟妹也太鲁莽了些。万一请来的大夫无能,把容儿的病当成是天花来医治,吃的药不对症,你叫容儿怎么办?如今安哥儿已是这样……”她忍不住哽咽出声,“若是容儿再有个好歹,你们夫妻将来靠谁去呢?”

    杜氏听了也忍不住掉泪了:“大姐,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容儿虽然可怜,但总比不得她哥哥要紧,只能叫她受委屈了,日后我必会好好补偿她的!”

    且不说沈家人如何瞒着众人行事,吴克明经过一番争吵之后,终于还是让了步,同意去请大夫来看诊。这时候天已经亮了,陈大志进城请了个老大夫来,给沈家兄妹把了半天脉,最终只得出一个结论:“不妨事,只是风寒,吃了药发发汗就好了。”

    吴克明立时就黑了脸,伸脚将沈儒平踢得反跌出去:“不是说得了天花吗?!敢跟官爷耍心思?!”杜氏哭着扑到丈夫身上,不停地向吴克明磕头:“官爷开开恩吧!孩子真的病得很重,我们绝没有欺瞒大人的意思!只是不谙药理,才会误会了!”

    吴克明冷笑一声,也不理她,径自回头对众差役们讽刺道:“瞧见没有?你们请回来的大夫说了,不是天花,你们可还担心会过人?只怕你们摔死了、淹死了、吃饭被噎死了,也不会得天花病死!”

    没人应声,但众人脸上都有些不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沙龙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