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说网 穿越小说 八岁小狂后 第二百四十八章大结局

第二百四十八章大结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八岁小狂后| 作者:幻欣灵| 类别:穿越小说
    与《八岁小狂后》相关的小说友情推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br>以下是:<strong></strong>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大结局)正文,敬请欣赏!</br></br>

    此时,那个黑衣蒙面人的心智已经完全迷失了。只见他双目通红,面泛桃花色,开始像那些刺客一样大声吼叫了。

    洛冰冰与东方浩他们听到奶娘方才的那声大吼后,就马上察觉到有漏网之鱼,于是,他们直接就用异能瞬移到了奶娘所在的宫殿。

    可是,他们一到那里,就看到一个近乎疯狂的黑衣蒙面人,正四处挥舞着手中的利剑,并不断地大吼,而伴随着那吼声齐发的,却还有那两个小人儿的哭声。

    听到他们的哭声,洛冰冰就马上用异能将那个黑衣蒙面人定住,并直接用异能把那两个小人儿吸到自己怀中来。

    而她寻声望去时,便看到东方宸与东方瞳的奶妈双双倒在床沿,身上都沾满了红色的血迹,不过,却没有看到奶娘的身影。

    想到方才明明听到奶娘的吼叫声后,她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突然,眼角的余光扫到墙角边有一道斜躺在地上的身影。

    侧身看去,入眼的却是奶娘身首异处的倒在血泊中,那醒目而又滚烫的血液,正从奶娘的脖口不断地涌出来。

    看到这一幕后,洛冰冰不禁双膝一软,瞬间就跪倒在了地上。

    伊维雅看到她突然跪下去了后,就马上将她怀中的那两个小人儿抱走,一旁的东方浩顺着她的眼神望去,就马上看到了奶娘惨死的身影。

    瞬间,他便蹲了下去,将洛冰冰紧紧地搂在怀中,安慰道:“老婆,想哭就哭出来吧!”

    奶娘是洛冰冰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第一个给了她全部关爱的人,更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人,所以,奶娘对她来说,十分重要。

    任由伊维雅将她怀中的小人儿抱走,也任由东方浩紧紧地拥住她,她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不远处的那道蓝色身影上。

    突然,洛冰冰看到奶娘的人头就在那道蓝色身影的一米开外,而且她的眼睛也并上,依旧睁得大大的,似乎遇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

    看到那颗人头,洛冰冰立马就想起了奶娘之前的大吼,瞬间,她就猜到奶娘是为了保护那两个小人儿,才被残杀的。

    望着那颗脸上还残留着惊恐表情的人头,洛冰冰的心,不禁万分自责,双眼也开始薄雾朦胧。

    若是她早点赶来,就不会有漏网之鱼了,而那两个小人儿也不会涉险,奶娘更不会惨死。

    那晶莹的泪珠犹如断线的珠子,快速的流下,一滴一滴,直接划入东方浩胸前的衣襟。

    感觉到她的泪水后,东方浩不禁万分心疼,恨不得自己替她承受这份悲痛,无奈的他,只得紧紧地将她拥住。

    此时,周围那些听到奶娘大吼的侍卫,也相继赶来了。不过,他们看到东方浩与洛冰冰都在那里后,就静静地呆在原地等候他们的吩咐了。

    洛冰冰一直都沉浸在悲伤之中,而众人也都静静的在那里陪着她,直到伊维雅怀中的东方宸因为饥饿而哭泣,闻声后的洛冰冰,方才回神。

    而东方宸一哭,就把东方瞳给吵醒了,随后,伊维雅就把他们兄妹俩带回她的宫殿喂食了。

    此时,洛冰冰已经回神了,看到已是深夜,就让众人与伊维雅一起离开,回去休息,而她自己却还想在那里陪陪奶娘。

    她要留,东方浩自然会陪在她身边了。

    众人离开之后,她便看到那个被她定住的黑衣蒙面人还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到那个人,她就忍不住想要把那个人剥皮抽筋,再千刀万剐。

    想到就做,她马上就暗自运行内劲,发动异能,但就在她要开始剥皮抽筋的时候,脑海中却突然想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她还不清楚眼前这人的确切身份,以及目的,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想要从这个人的脑海中探知奶娘临死前的经过。

    随后,她就马上用异能探测那个黑衣蒙面人的脑海了。

    在他的脑海中,洛冰冰不仅知道了他就是上次逃走的那个杀手头目,还知道了他是钟离千荨的直系下属。

    不用说,他的脑海里自然有那方外之境的地图,以及如何穿洋过海到达方外之境的法子,洛冰冰将那些都记在脑海中后,就猛地发动雷电异能。

    顿时,夜空便电闪雷鸣。那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云霄,一道道渗人而又闪耀的闪电,不断地在银月国皇宫的上空显现,它们似乎都在为奶娘哀鸣。

    挥手间,那些聚集在天空的闪电,就朝那个黑衣蒙面人直接劈去了,瞬间,他的身子便被劈成了十几截,而且全部都成了焦炭,根本就看不清原貌了。

    众人看到那单单一个焦黑的脑袋,都被劈成了三四截后,脸上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

    但洛冰冰却并会他们惊恐的表情,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些焦黑的“黑炭”后,她又马上发动火之异能,随手朝那些“黑炭”一指,那些焦黑的“黑炭”就马上自燃了起来。

    几个眨眼间,那些焦黑的“黑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也从这一刻开始,那个黑衣蒙面人的身体与灵魂都不复存在。

    虽然整个过程十分短暂,但却在众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抹灭的痕迹,可以说,那份惊恐,已直接震撼到了众人的心灵深处。

    由于洛冰冰是神童转世,仙女下凡的说法,早已在众人的心中根深蒂固,所以,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怀疑那个说法,而且众人还更加相信他们的皇后娘娘是神童转世,仙女下凡了。

    那个黑衣蒙面人虽被处决了,但他身后的元凶却依然活得好好的,所以,洛冰冰心中的愤怒并没有消退。

    而哭泣与软弱并不是她的本性,心中微微思索了一番后,她便决定明日就将奶娘下葬,毕竟,奶娘早日下葬,她就可以早日去找那钟离千荨算账。

    这样一来,她也可以早日以那钟离千荨的鲜血,来告慰奶娘的在天之灵。

    想到此,她就马上吩咐那些宫女、太监去给奶娘设置灵堂,并安排奶娘明日的葬礼。

    奶娘的身份毕竟属于下人的等级,所以,她的葬礼自然不能在宫中大办,不过,她下葬的时候,不仅洛冰冰去了,就连东方浩与伊维雅他们也都去了。

    葬礼结束后,洛冰冰就马上着手准备去方外之境的事情了。

    之前她就在那个黑衣蒙面人的脑海记忆中,探测到了那些人是乘船而来的,而且他们的船只就停靠在淮阳的一个码头边。

    所以,洛冰冰就想直接将他们的那艘大船抢来,再乘坐那艘大船去方外之境,这样一来,在他们到达方外之境的时候,方外之境的人便会以为是他们自己的人回来了,途中的卫兵也不会拦截他们。

    洛冰冰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众人后,众人都没有异议。随后,洛冰冰就马上让凤凰载着安若然与依子曼去淮阳抢船了。

    他们走后,伊维雅不禁朝洛冰冰问道:“宝贝,难道你就只带她们两个去方外之境吗?”

    听了她的话后,洛冰冰马上反问道:“是啊!有问题吗?”

    “这也太少了吧!你们去的可是方外之境,那是钟离千荨的老窝啊!”伊维雅的话一落,无影就马上问道:“主子,难道您要把我留下?”

    将众人都扫了一遍后,洛冰冰缓缓地说道:“皇宫要有人看着吧?而暗门才重建不久,自然不能没人吧?”

    她的话刚说完,洛天佑就马上说道:“你妈咪在皇宫坐镇,我就去暗门守着,让无影随你们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而且他的武功也不弱。”

    “是啊!这里有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可以了。”玄叶也出声附和道。

    洛冰冰与东方浩听了他们的话后,不禁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两人相继点了点头。

    人数安排好了之后,洛冰冰就马上去准备一些随身的****罐罐了。

    洛天佑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去准备东西了,就马上回了自己的实验室,把自己之前做好的那些地雷,都整理好,一起交给洛冰冰。

    知道自己的主子要去方外之境后,宮泽与叶枫都请求随行,而他们的理由就是他们是东方浩的影卫,自然要随行。

    东方浩知道他们两人的功力都不弱,就与洛冰冰商量,带上他们一起去。所以,最后去方外之境的人数,就变成了七人。

    第二天下午,安若然与依子曼她们就到了淮阳,凤凰直接就把她们两人带到了淮阳码头附近的一座山上。

    落地后,两人相继朝凤凰点了点头,便迅速地朝码头奔去了。

    看到她们已经走了,雪灵狐就从凤凰的背上迅速地跃了下去,一落地,就对凤凰说道:“凤凰,你在这里守着,主人一来,你就叫我哈!我去这附近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一听它这话,凤凰就走到这个小家伙又想贪玩了,不过,它心想,反正主人还没有那么快来,就答应了它的要求。

    随后,雪灵狐就高兴的离开了,而凤凰便静静地在那里等待洛冰冰他们的到来。

    安若然和依子曼两人迅速地来到码头后,就悄悄地靠近了那艘方外之境的大船。远远地,她们就看到那艘大船上有许多人影在晃动,虽然那些人影看起来似乎都是一些脚夫,但她们知道,那只是表象而已。

    而且那些人也根本不是脚夫,他们都是钟离千荨的手下,是专门守船与传递消息的人。

    两人迅速地摸上船后,就从两个方向偷袭那些人。她们利用身上暗藏的匕首,悄悄地靠近那些人,再突然击杀,很快就将那些人全部解决了。

    随后,她们就将那些死人全部挪到一间杂货间,堆放在一起,准备开船后,再将那些死人丢入深海之中。

    处理妥当后,安若然就在心中呼唤洛冰冰了,而洛冰冰一听到她的呼唤,就马上知道她们已经得手了。

    于是,她马上就用异能带着东方浩和无影他们瞬移到那艘大船上去。

    到了那里后,洛冰冰一看到船上只有安若然与依子曼两人,就马上朝她们问道:“然姨,凤凰和雪灵狐呢?”

    安若然听了她的问话后,就马上回答道:“主子,我们才将船上的人搞定,还没来得及去找它们呢!不过,我想它们应该还在斜对面的那座山上,我现在就去找它们。”

    “不必了。”话一落,洛冰冰就马上用异能秘密传音于雪灵狐和凤凰,让它们马上到那艘大船上去。

    凤凰听到她的话后,就马上发出了几声嘹亮的凤鸣,示意雪灵狐快快回去,而雪灵狐早已收到洛冰冰的秘密传音,此时正好在急速的往回赶。

    两物相聚后,凤凰就载着雪灵狐迅速地朝洛冰冰他们所在的那艘大船飞去。

    那些百姓一看到凤凰,就马上跪了下去,十分虔诚的祈福,而且他们心中也都暗自猜测着,那凤凰的主人是不是也在附近。

    为了不造成太大的影响力,凤凰就没有直接降落在大船上,直到洛冰冰他们所在的那艘大船远离了海岸,它方才缓缓地降落在船上。

    由于那艘大船体型较大,所以,也能够承受它的重量。

    雪灵狐一到那艘大船上,就马上朝洛冰冰扑去了,不过,在它快要扑入洛冰冰怀中的时候,东方浩却突然出现在洛冰冰的身边,而它一看到东方浩的身影,就马上改道,迅速地跃到洛冰冰的肩膀上去了。

    浩瀚大海,涛声如鼓,风疾浪高。

    两天后的一个清晨,安若然他们就将船上的那些死人,全都丢入深海之中了。

    可是,她们丢那些死人的时候,附近正好有一条巨齿鲨正在觅食,而那些死人的身上都有大小不一的伤口,衣服上也都或多或少的沾了许多血迹,所以,他们一入海,那条巨齿鲨就闻到了那股血腥味。

    虽然海水中的血腥味十分淡,但还是被它察觉到了,随后,它马上就寻着那股淡淡的血腥味找来了。

    由于它的体积太大,所以它将那些死人吞入腹中后,肚子依然有些饿,浮到海面透气时,它又闻到了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闻到那股血腥味后,它就兴奋了,马上就随着那个血腥味游去,不久,它就追到了洛冰冰他们所在的那艘大船。

    因为那些死人是在他们的大船上丢下去的,而夹板上也还残留着一些干涸的血迹,所以,巨齿鲨寻着那股淡淡的血腥味,就找到了他们所在的那艘大船。

    随后,巨齿鲨就直接从海底撞击那艘大船了。

    虽然那艘大船很大,也十分坚固,但被那巨齿鲨猛地一撞,却还是晃的十分厉害。

    不过,船身刚摇晃,洛冰冰就察觉到了有异动,马上就用异能将船身定住,而她的异能神识在水中一扫,瞬间就察觉到了隐藏在海底的那条巨齿鲨。

    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中,若是船毁了的话,他们就会十分麻烦,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她就马上在大船周围设置了一个隐形的结界。

    随后,她就暗自发动雷电异能,并将那条巨齿鲨从海底拽出来,托到半空中,待天空的雷电聚集到一定程度后,就挥手让那些雷电朝半空中的巨齿鲨劈去,直接就将它劈成了几块。

    结界外的人看不到结界内的事物,但结界内的东方浩他们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结界外的事情。

    所以,他们看到半空中的那条巨齿鲨后,纷纷大惊失色,因为那巨齿鲨实在是太大了,那是一种从过的庞大。

    只见那条巨齿鲨约摸十五六米长,体重约有30吨,一张大嘴看起来就有两米多宽,身体呈流线型,似乎十分强壮。

    他们都知道,那巨齿鲨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半空中去,一定是洛冰冰用那特殊能力将它拽出来的,所以,他们都没有出声打扰那个小人儿。

    直到那半空中的巨齿鲨被劈成几块落入海水中后,东方浩方才朝那个小人儿问道:“老婆,那是什么东西呀?怎么长的这么大?”

    微微挑了挑眉后,洛冰冰就缓缓地说道:“这种东西我也没有见过,不过,我以前在一本史书上看过,它好像是叫巨齿鲨,可以猎食海中的任何生物,但最喜欢捕食鲸类,其他海洋哺乳动物也是它的盘中餐。是海中的终极猎杀者,也是终极霸主。”

    东方浩去过二十一世纪,而安若然与无影他们随洛冰冰夺灵珠时,曾经与虎鲸大战过,所以,对于洛冰冰的话,他们都听懂了。

    可宮泽与叶枫他们不仅没有见过虎鲸,更加没有去过二十一世纪,所以,他们对于洛冰冰的话,都是半知半解。

    不过,他们却没有询问,只因他们看到无影脸上没有疑惑的表情后,就猜想无影可能听懂了洛冰冰所说的话,便想待会再去向无影详细的请教一下。

    洛冰冰知道,巨齿鲨不会无缘无故的攻击大船,心中暗自思索了一番后,就马上想到了安若然他们之前往海中丢过死人的事情。

    随后,她马上就让安若然他们去将夹板上的血迹清除,而他们在清除夹板上的血迹时,也顺带将那间杂间里面的血迹清理干净了。

    在他们将那些血迹清理干净后,洛冰冰就马上将大船周围的隐形结界撤了,毕竟,这结界还是要耗费一些异能能量的。

    由于他们比玉如烟与蓝雨后两天起航,所以,他们就要比他们晚到方外之境了。

    几天后,玉如烟与蓝雨就回到了方外之境,但他们回到方外之境时,方外之境的内战早已打响了,势力也都分成了两派。

    不用说,这两方势力自然是由七皇女钟离千荨与女皇钟离诺带领了。

    原来钟离千荨得知玉如烟与蓝雨一起离开了方外之境后,就觉得此时是逼钟离诺禅位的好时机。

    平时,岛上最厉害的三大高手都在钟离诺的身边,她根本就没有一丝下手的机会,可心中钟离诺身边的三大高手已经离开了两位,而且只剩下一位排名在第二的了,所以,她觉得此时是下手的好时机。

    要知道,若是洛冰冰带着境皇令回来继位的话,她就没有一丝机会了,所以,为了以免夜长梦多,她就趁机逼钟离诺禅位让贤了。

    她一动,钟离诺就马上得到消息了,随后,那位女皇大人就马上采取抵抗的措施了。

    钟离千荨看到自己的母皇始终都不愿退位后,就直接派兵攻打钟离诺的势力了,可由于两方势均力敌,所以,一直久战不下。

    而玉如烟与蓝雨回到方外之境时,两方的士兵正在互相击杀,两人看到后,就马上加入战局。

    这岛中排名第一与第三的高手一加入,战局瞬间就改变了。要知道,她们这第一与第三的名誉,可不是浪得虚名的,那是用实力拼出来的。

    因此,几个眨眼间,她们身边就倒下了一大片,而他们一出现,钟离千荨与钟离诺就马上得到了消息。

    女皇钟离诺看到他们回来了,是开心的,不过,却并不是十分开心,只因她要的那个小人儿没有随她们一起回来。

    而钟离千荨看到她们后,却是十分愤怒,知道自己一时间也收拾不了她们两人,那钟离千荨就只好让她的手下退回去了。

    不过,她是一定不会投降的,而且若是她败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她就只好想方设法取胜了。

    如今,玉如烟与蓝雨已经回到了女皇钟离诺的身边,她若要取胜,就更加难了,想来想去,她觉得自己只有智取,才有机会成功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她就没有主动出击,一直都思索一个制胜的方法,当所有的环节都仔细的计算好了后,她既就开始付诸于行动了。

    首先,在一个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她派她手下的那几个高手,一个一个的潜入钟离诺的势力范围内去,将钟离诺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引开,再将那些人逐个击杀,并同时朝钟离诺的势力发起猛攻。

    虽然钟离诺在玉如烟与蓝雨他们三人离开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并做了相应的防备,但钟离千荨早已将她知道后的反应,以及应对之策算计到了。

    所以,一夜之间,她就被钟离千荨的逼得节节后退了。

    光阴荏苒,花朝月夜!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东方已泛起了鱼肚白,月亮早已悄悄地隐去了,闪烁着的星斗也正悄悄隐去,天空只余下一颗闪烁着的启明星,似乎是在指引着黑暗的离去,黎明的到来。

    此时,玉如烟与蓝雨她们都已经杀出重围,并相继回到了女皇钟离诺的身边。不过,他们也都与钟离诺一起退到了皇宫的大殿。

    而皇宫外围,已经布满了钟离千荨的手下,此时钟离千荨已在给钟离诺最后的考虑时间,要她禅位让贤。

    对于这大逆不道的逆女,钟离诺又如何甘心将皇位禅让于她呢?身处绝境的她,不禁想到了同归于尽。

    她知道,洛冰冰根本就不在乎这个皇位,而余下的那几个皇女与皇孙女,却根本就担当不了这个大任,何况眼前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逆女钟离千荨没有解决,所以,她觉得,还不如毁了这方外之境。

    方外之境的历代女皇,都知道在方外之境皇宫大殿的凤椅后墙上,有一个银白色的夜明珠按钮,只要轻轻地按下那个按钮,方外之境就会在大海之中沉没,消失。

    玉如烟她们并不知道那个按钮,所以,她们看到她们的女皇一步一步的朝上方的凤椅走去后,都以为她们的女皇大人只是要去坐一坐凤椅,根本就没想到钟离诺是要去毁了这方外之境。

    钟离诺忍受着心中的那股悲哀,一步一步的登上了石阶,来到了那张她最为熟悉的凤椅旁,但她却没有坐上去,只是摸了摸椅身,就朝凤椅背后的墙壁走去。

    当她的手触碰到那颗银白色的夜明珠时,她却开始犹豫了,心中瞬间就涌出了许许多多的不舍,可她一想到外面的逆女钟离千荨,心中的那股不舍瞬间就被压下去了。

    而就在她的手要按下去的时候,天空中却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凤鸣,听到那凤鸣,她的手就不禁退回去了。

    不过,此时的她,却与众人一样,对方才的凤鸣十分疑惑,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但就在她暗自疑惑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一道十分悦耳动听的声音。

    “钟离千荨,你个贱货!马上给老娘滚出来受死。”听到那声音,玉如烟就惊喜的叫道:“是皇太女殿下,这是皇太女殿下的声音。”

    一旁的蓝雨也出声附和道:“是皇太女殿下回来了,方才的声音,应该就是凤鸣声,民间一直都在盛传皇太女殿下有一只火红色的凤凰座驾。”

    钟离诺听了她们的话后,心中十分激动,马上就走下了台阶,并快步朝大殿外走去,不用说,其他人自然纷纷紧随其后了。

    洛冰冰他们看到不远处的岛屿后,就马上将他们所带来的东西分配好,包括那些地雷。

    一切准备妥当后,他们所在的那艘大船就刚好进入方外之境的停靠码头,而洛冰冰直接就吩咐安若然与无影他们全部到凤凰的背上去,让凤凰载着他们五人朝那个小岛飞去。

    她自己则用异能带着东方浩在天空踏空而行,可他们一到岛的上空,就看到下面的人正在对战,而且似乎是战败的一方被包围了。

    在上空扫了一遍后,没有发现玉如烟与蓝雨,他们也不知道那钟离千荨在哪里,洛冰冰就只好朝下方叫喊,企图将那钟离千荨喊出来。

    此时,钟离千荨刚好就在下方,自然将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虽然钟离千荨不认识洛冰冰,更没有听过洛冰冰的声音,但她却知道洛冰冰有一只火红色的凤凰座驾,所以,她一看到高空中的那只凤凰,就猜到是洛冰冰来了。

    那钟离千荨还话,站在她身后的一个侍卫就马上大声地朝洛冰冰说道:“放肆!大胆刁民,还不速速下来受死?”

    他的话一落,无影就马上说道:“放肆?我看你才是放肆,居然敢对我家主子如此无礼。”

    听了他的话后,那个侍卫正要应话,可他刚要开口,却被钟离千挥手荨制止了。而钟离千荨一边挥手,还一边风轻云淡的说道:“不过是个野种罢了,不必理会她。”

    由于她的话同样是灌注了内力,所以洛冰冰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而洛冰冰看到那个侍卫听了她的话后,果真就闭口不言了,便猜想她就是自己所要找的钟离千荨。

    随后,洛冰冰就缓缓地朝下飘去,慢慢的,她离地面就越来越近了,而地上的人看到她的面容后,纷纷大叫道:“是太女殿下,是太女殿下回来了。”

    因为洛冰冰的生母就是钟离芸柔,所以,她的面容自然与钟离芸柔十分相像。

    可是,人群中又有人大声地说道:“不,她不是太女殿下,你们看,她似乎只有十几岁的样子,而太女殿下现在怎么可能就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呢?”

    听到他的话,人群中的人纷纷附和道:“是啊!是啊!她不是太女殿下。”

    “可是,她为什么会与太女殿下长的这般相像呢?那她又是谁呢?”人群中的人又相继提出了他们的疑问。

    而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那已经走出大殿的玉如烟他们,就相继朝洛冰冰跪下行礼道:“臣等恭迎皇太女殿下回岛!”

    起初,只有见过洛冰冰的玉如烟与蓝雨朝她行礼,其他人都没有见过她,所以就一直静静地站在原地。

    但她们身边的人听了她们的话后,就马上知道了洛冰冰是皇太女的身份,于是,她们就一起朝洛冰冰下跪行礼。

    而外面的人听到她们行礼的声音后,方才知道洛冰冰就是太女殿下的女儿,是方外之境的皇太女。

    不过,她们大都已经成了七皇女钟离千荨的部下,而刚才洛冰冰又骂过钟离千荨,所以,他们并没有像玉如烟她们那样,恭敬的朝洛冰冰行礼请安。

    东方浩看到洛冰冰飘下去了后,也马上用轻功从凤凰的背上飘了下去,直接就飘到了洛冰冰的身边。

    在方外之境,女尊男卑,一般家中都是女人当家。而方外之境的女人都长的较为高大、强壮,且她们都喜欢娇小玲珑的男子。

    而方外之境的男人一般都长的娇小玲珑,所以,她们看到高大威猛的东方浩后,不仅没有像陆地上的女子那样,朝东方浩投向爱慕的目光,反而还相继露出了不屑的目光。

    在那里,男子若是长的高大威猛的话,不仅会很难嫁出去的,而且还会受到众人的歧视。

    不过,洛冰冰与东方浩都没有去注意她们的目光,此时,他们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杀害奶娘的元凶身上。

    依子曼与无影他们看到两个主子都下去了,就也想用轻功飘下去,但他们还没有开始抬脚,雪灵狐就出声让凤凰飞下去。

    因此,他们就与凤凰一起缓缓地朝下方落去。不过,凤凰在快要到达屋顶的时候,就让他们自己跳下去了,而它又再次飞上了高高的蓝天。

    轻轻地跃下屋顶后,他们就相继来到了洛冰冰与东方浩的身边,而雪灵狐更是直接就跳上了洛冰冰的肩膀。

    玉如烟他们看到东方浩他们后,就马上向她们的女皇大人介绍东方浩他们的身份了,而女皇钟离诺听了后,就更加激动了。

    她想,洛冰冰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回了东方浩他们,兴许是她已经答应继位的事情了。

    可是,她却不知,洛冰冰这一次是为了报仇而来,而且她的目标就是钟离千荨。

    洛冰冰他们静静地站在屋顶上,目光直直地看着对面的钟离千荨,冷冷地问道:“你就是钟离千荨?”

    感觉到洛冰冰的目光后,钟离千荨就直接迎上了她的目光,四目相接,顿时就火花四溅。

    她听了洛冰冰的话后,不禁冷冷一笑,道:“野孩子就是野孩子,一点礼数都不懂。”

    “你……”东方浩听了后,心中十分愤怒,可他刚出声,就被洛冰冰挥手制止了,洛冰冰听了她的话后,不怒反笑道:“这么说,就是你派人来偷我的境皇令了?”

    “你的境皇令?哼,你只不过是一个野种,哪又资格拥有这境皇令,而我只是派人去取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她的话一落,女皇钟离诺就马上大声地说道:“你个逆女,这境皇令本来就朕赐给冰冰的东西,你居然还好意思说取回你的东西。”她一边说,一边让人将大门打开来了。

    当话音一落,她就带着玉如烟她们走了出来,并直接就站在了大门口,与洛冰冰他们所处的位置相邻。

    钟离千荨看到自己的母皇居然因为洛冰冰而主动出来了,不禁冷笑道:“母皇,您莫不是以为来了几个不入流的帮手,就能将我打败了?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一些,别白白断送了别人的性命。”

    钟离诺听了后,心中十分愤怒,马上就指着她说道:“你……你这个逆女,你……”话还没有说完,她就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玉如烟她们一看到钟离诺吐血,就马上焦急的说道:“女皇陛下,您怎么了?”

    缓缓地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后,钟离诺就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碍事。”听了她的话后,众人方才放下心来。

    钟离千荨看到她吐血后,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而洛冰冰看到她吐血后,却忍不住在心中腹语道:“看来她中毒不轻呢!”

    微微挑了挑眉后,洛冰冰就邪笑着说道:“难道你就是凭这些虾兵蟹将来逼宫?”

    “虾兵蟹将是吧?待会你就不会这样以为了。”话一落,钟离千荨就吩咐她的那些士兵朝洛冰冰他们发动攻击。

    可那些人还没来得急抬脚,就听到洛冰冰大声地说道:“慢着,到底是不是虾兵蟹将,我让人试一试就知道了,不过,就不知道你敢不敢让我试了?”

    钟离千荨听了她的话后,不禁大笑道:“笑话,难道我还会怕你身后那几个不入流的角色吗?”

    听了她的话后,洛冰冰不禁嘴角微微勾起,邪笑着说道:“哦,希望你不要后悔喔!”话一落,洛冰冰就对安若然他们吩咐道:“然姨,你们每人送两个地雷给他们,就当是我们给方外之境的见面礼了,记住,要丢在他们的最外围喔!”

    “是,主子。”听了她的话后,安若然他们就马上回答道。

    随后,他们五人就分别站在五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将手中的地雷朝钟离千荨所在的势力后方投去,由于他们都用了十成的功力去投地雷,所以,那些地雷都落在了较远的地方。

    自然,他们也都在较远的地方爆炸了。不过,十个地雷同时炸响后,整个岛屿就开始晃动了起来。

    而方外之境的人看到那些地雷不但让地面出现一个大坑,把人分成几截并抛上了天,还让整个岛屿晃动后,纷纷为之变色,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就连那钟离千荨与女皇钟离诺也不例外。

    不过,她们两人都只是惊讶了一瞬间,就马上恢复了那冷静、睿智的心态。

    “怎么样?对我送来的礼物满意吗?”洛冰冰的话一落,钟离千荨就马上否认道:“不过是一些小玩意罢了,亏你还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洛冰冰听了她的话后,不禁冷冷一笑,缓缓地说道:“既然你都觉得那是小玩意了,那我要是不送你一颗玩玩,岂不是显得太小气了?”

    刚说完,洛冰冰就随手朝钟离千荨所在的方位丢了一颗地雷,那地雷一落地,便爆炸了,瞬间就把周围的那些人炸飞了,就连地面也都炸了一个大坑。

    身处钟离千荨那一方的人看到这样的结果后,对洛冰冰她们的恐惧之感,就更加深了,心中的惧意,使她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们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

    而钟离千荨与她的贴身护卫却逃走了,她们在听到洛冰冰的话后,就迅速地闪身离开了那个位置。

    虽然她们没有受伤,但她们的样子依然十分狼狈,地雷爆炸的余波,把她们身上的锦袍弄破了,她们那白皙的脸庞上也布满了黑黑的烟灰。

    看到自己的狼狈样,钟离千荨心中不禁万分愤怒,直接就吩咐她的部下,朝洛冰冰与钟离诺她们发起猛烈的进攻。

    不过,她的那些部下早已被洛冰冰她们吓破了胆,所以,那些人听到她的话后,并没有马上行动。

    洛冰冰看到她们的表现后,不禁邪笑着说道:“看来你的部下,不仅比你要聪明,还比你要识相的多。”

    她一边说,就一边暗自运行内劲,发动异能,在钟离千荨还没应话之前,就猛地将她吸了过去,并直接掐住她的咽喉。

    众人看到洛冰冰一直都站在那里,没有挪动一步就将钟离千荨控制了后,纷纷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对于这突发性的一幕,众人都十分诧异,但最为惊讶的却是那钟离千荨自己。

    要知道,她的实力并不弱,在方外之境,她是公认的第四,可现在却在眨眼间,被洛冰冰完全控制住了命门,她怎能不惊?

    而就在她万分诧异的时候,洛冰冰却冷冷地说道:“杀你,于我来说,就像碾死只蚂蚁般简单!”

    洛冰冰一边说,手中的力度就一边慢慢地缩紧,感觉到了那股窒息感后,钟离千荨就马上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瞬间,强烈的恐惧便布满她的心头。

    感觉到她身上所发出的的惧意后,洛冰冰不禁嘴角微微勾起,嘲讽的说道:“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

    微微停了停后,洛冰冰又继续说道:“原本,你做与不做这方外之境的女皇都与我无关,而我也对这小小的岛屿没有任何兴趣,但你却不该派人来我的皇宫偷境皇令,偷境皇令也就算了,可你的属下,却千不该万不该将我的奶娘杀了,所以,这是你自己自寻死路,是你逼我来找你算账,逼我来方外之境取你的狗命。”

    就在洛冰冰说话的时候,那些对钟离千荨死心塌地的人,就悄悄地靠近她,准备突袭,企图将钟离千荨从洛冰冰的手中救出来。

    可她们才刚靠近一点点,洛冰冰他们就察觉到了,而安若然是随手就朝她们丢了一颗地雷,瞬间就将她们炸飞了。

    看着她们那支离破碎的身体,以及地面的大坑,众人心中的恐惧,又不知不觉加深了。

    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的那些人后,洛冰冰就说道:“我劝你们别白费心机了,对于她,我必杀之,就连她的灵魂,我也会毁的一干二净。”

    说完后,洛冰冰就随手将手中的钟离千荨甩到了地上,而众人看到她居然“放了”钟离千荨后,纷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可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却听到那刚落地的钟离千荨发出了阵阵惨叫声,不仅如此,众人还看到了一间非常奇怪的事情。

    那就是钟离千荨体内的手筋与脚筋,居然自动从她的体内冒出来,并自动与她的身体分离。

    不用说,这自然是洛冰冰暗中用异能在操纵了。

    将她的手脚筋都抽了后,钟离千荨马上就昏过去了,而洛冰冰却并会她,继续发动风之异能,幻化出无数的风之利刃。

    挥手间,那些风之利刃就马上围绕着钟离千荨转了,每转一次,就会在她的身上削下一片薄薄的肉。

    由于风速转动的十分快,所以几个眨眼间,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就是一堆肉泥与一具白骨了。

    随后,洛冰冰又马上用雷电异能将那些肉泥与白骨劈成焦黑的碎片。

    看着眼前的情景,那些没有听过洛冰冰大名的人,都不禁在心中暗自猜测,她是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而熟知那些民间传说的玉如烟她们,却马上就惊叹道:“这就是仙法呀!”

    “民间一直都在流传皇太女殿下是神童转世,仙女下凡,看来所言果真不假呢!”

    听到她们的惊呼声,众人心中的疑惑与不安就马上消失了,甚至有些人当场就跪了下去,朝洛冰冰祈福。

    对于她们的表现,洛冰冰一直都在意,朝盘旋在高空的凤凰吹了一声口哨后,凤凰就直飞而下。

    当它飞到半空中时,就直接张口朝地面那些焦黑的碎片喷了一口火,瞬间,那些焦黑的碎片就马上燃起来了。

    而凤凰喷火后,就马上离开了半空,直接就飞回了那高高的蓝天。

    地狱业火,能够焚烧世间的一切生死物,自然也能够焚烧那些焦黑的碎片,以及钟离千荨的灵魂。

    洛冰冰看着眼前那些蓝色的火焰,不禁在心中腹语道:“奶娘,您看到了吗?我已经为您报仇了。”

    当那些蓝色的火焰消失后,不仅那些焦黑的碎片消失了,就连钟离千荨的灵魂也在天地间消失了。

    看到那火红色的凤凰能够喷火,方外之境的那些人自然又要惊讶一番,不过,此时的她们,已经更加相信洛冰冰是神童转世、仙女下凡的事情了。

    主子没了,部下自然开始倒戈了,那些之前一直在钟离千荨那一方阵营中的人,纷纷朝女皇钟离诺投降,并磕头求饶。

    但钟离诺却并没有理会那些人,她直直地看着屋顶上的洛冰冰,缓缓地开口道:“孩子,你终于肯回来了。”

    她的话一落,洛冰冰就马上说道:“我原本就不属于这里,所以根本就谈不上”回来“二字,而且我对境皇令与方外之境都没有任何兴趣。”

    说到此处,洛冰冰微微停了停后,又继续说道:“这道境皇令,你还是收回去吧!”话一落,她就从怀中取出了那道境皇令,并直接朝钟离诺抛去。

    钟离诺看到那道境皇令稳稳地落在自己怀中后,心中不禁十分悲凉,马上就对洛冰冰说道:“这里毕竟是你娘亲的家,难道你忍心看它支离破碎,走向灭亡吗?”

    “有你在,方外之境就不会支离破碎,更不会走向灭亡。”话一落,洛冰冰就马上闪身到了钟离诺的面前。

    看到她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后,钟离诺和玉如烟她们都非常惊讶,但没等她们的心恢复平静,洛冰冰就直接抓起了钟离诺的手,替她把起脉来。

    微微皱了皱眉后,洛冰冰就淡淡的说道:“毒素已经侵入你的心脉了。”

    自己的身体如何,钟离诺自然十分清楚了,所以,听了洛冰冰的话,她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大惊,也没有恐惧,似乎她早已知道这一切一样。

    而玉如烟与蓝雨她们却不一样,她们听了洛冰冰的话后,马上就朝洛冰冰跪了下去,异口同声的乞求道:“皇太女殿下,求您救救女皇陛下,属下愿意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懒懒的看了她们一眼后,洛冰冰就对钟离诺说道:“我刚才已经解了你体内的毒。”

    听了她的话后,钟离诺与玉如烟她们都十分惊讶,因为她们不仅没有看到洛冰冰运功帮钟离诺逼毒,还没有看到洛冰冰用什么药。

    但洛冰冰却理会她们脸上的诧异神色,直接就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子,并从那个小**子里面倒出一粒乳白色的药丸,对钟离诺说道:“把它吃了。”

    众人看到她手中的药丸后,不禁疑惑了,纷纷在心中腹语道:“不是说毒已经解了吗?怎么现在还好服药?”

    没有询问一个字,钟离诺直接就接过她手中的药丸,送入口中吞下,不过,她刚服下,就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乱窜。

    顿时,她就皱起了双眉,而洛冰冰一看到她皱眉,就马上猜到一定是药物开始发效了。

    于是,她便让钟离诺赶紧盘膝而坐,凝神静气,将那股力量转化为她自己的内力。

    钟离诺听了她的话后,马上及依言而行,并没有询问分毫,而洛冰冰对于她的态度,也是十分满意。

    随后,洛冰冰又让玉如烟与蓝雨她们到她的身边去。对于主子的吩咐,她们自然是万分顺从了,待她们走到洛冰冰的身边后,洛冰冰就直接用异能帮她们修复身体,治愈伤口了。

    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正以肉眼的速度恢复后,她们都十分诧异,此时的她们,方才知道洛冰冰刚才为何说女皇钟离诺的毒已经解了。

    “谢皇太女殿下治愈之恩!”她们的话一落,洛冰冰就淡淡的说道:“不必谢我,我给你们治伤是有条件的。”

    听了她的话后,玉如烟与蓝雨她们就马上异口同声的说道:“皇太女殿下请吩咐,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微微点了点头后,洛冰冰就缓缓地说道:“嗯,你们马上去将钟离千荨的直系属下带到这里集合。”

    “是,属下遵命。”随后,她们就相继告退了。

    可她们刚走到人群中,人群中就有五六个人冲出了人群,并朝洛冰冰的所在地直刺而去。

    她们看到那些人都是钟离千荨的夫侍与子女后,就马上知道那些人是来找洛冰冰报仇的了,于是,她们马上就退出了人群,准备拦截那些人。

    但她们还没退出人群,安若然与无影他们就马上拦在了那些人的面前,东方浩更是直接就闪身到了宮泽的身旁,对那些人说道:“妄想伤害我的人,你们都活得不耐烦了吧?”话一落,他就直接朝那些人挥出了一掌。

    瞬间,那些人就被他的掌风震得后退连连,相继朝她们身后的墙撞去,有些功力较弱的人,甚至当时就死亡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后,玉如烟她们就不知道该不该上去帮忙了,而就在她们犹豫不决的时候,耳边就突然传来了洛冰冰那悦耳动听的声音。

    “你们几个还不去做事,傻站在那里干什么?”

    听到这话,玉如烟她们就马上闪身离开了那里,去完成洛冰冰方才吩咐她们的事情了。

    而那些之前瞧不起东方浩的人,看到他一招就将钟离千荨的夫侍与子女打败了后,纷纷对他刮目相看,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之心。

    由于东方浩用了十成的功力,所以那些想要刺杀洛冰冰的人,大都被他的掌风震伤了,而那些没有死亡的人,也相继被安若然他们解决了。

    过了一会儿,玉如烟与蓝雨她们就将钟离千荨的那些直系属下带到了洛冰冰的面前,那些人一走到洛冰冰的面前后,就马上朝她跪了下去,不断地磕头求饶。

    看到她们的表现后,洛冰冰眼中马上就露出了不屑的眼神,不过,表面上她却没有一点显山露水。

    “俗话说,人心隔肚皮,虽然你们表现的都很好,但我却感觉不到你们的实际诚意。为了表现你们的实际诚意,就请你们将你们自己知道的情况写出来,而我就会以你们所写的情况来衡量你们的实际诚意了,这样,对你们的惩罚也有一个底了。”话一落,洛冰冰就侧头吩咐玉如烟去给他们准备文房四宝了。

    对于眼前的场景,方外之境的百姓与士兵都非常惊奇,觉得十分新鲜,毕竟,她们可从来都没有见过有人让人这样表达中心的。

    不过,对于钟离千荨的那些直系属下来说,这却是个考验,而且她们心中非常害怕,若是自己不全盘吐出的话,就肯定会受到惩罚了。

    因此,他们不得不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出来,而且有些事情,就算自己不说,其他人也会说出来的。

    而一些墙头草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更是把自己所知的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也都写上去。

    当众人写完之后,就一一交给了玉如烟,而玉如烟将那些东西交到洛冰冰的面前后,洛冰冰直接就让她与蓝雨先看一遍,把里面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再交给她处理。

    可两人都只做一些护卫与探听消息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对于那些事情,她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分辨。

    她们的动作自然就逃不过洛冰冰的法眼,只一眼,她就马上知道玉如烟她们不会分置那些人写出来的东西了。

    于是,她马上就吩咐安若然与无影她们去帮玉如烟与蓝雨了,安若然他们之前就一直在做着这样的工作,所以,他们一看那些东西,就马上知道哪些有用,哪些没有用了。

    一会儿,她们就将那些有价值的信息交给了洛冰冰,洛冰冰快速的将那些信息看了一遍后,就马上吩咐写那些信息的人到她面前去了。

    随后,那些人被点到名字的人,就相继来到了洛冰冰的面前。

    淡淡的扫了一眼那几个人后,洛冰冰就暗中用异能探测她们的脑海,看到她们所写的事情与她们脑海中的相符后,便挥手让她们下去了。

    综合那些人所写出来的东西,洛冰冰就吩咐玉如烟她们将那些会对方外之境与钟离诺造成威胁的人,都抓起来。

    那些人相继被抓到她面前后,她就在她们所犯的过错中,随便找一个严重化,直接就将她们就地正法。

    当洛冰冰将那些表面的与隐藏的毒瘤,一颗一颗的都拔掉后,天色也渐渐暗下来了。

    这些天以来,她们一直都是在船上度过的,吃的也大都是干粮和鱼,也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所以,洛冰冰微微思索了一番后,就决定今晚留宿在方外之境,明日再回去了。

    随后,洛冰冰就吩咐玉如烟去给她们安排晚膳与客房,玉如烟听了之后,自然马上就去安排了。

    而她一离开,洛冰冰就让那些方外之境的百姓与士兵,都回去休息,并要她们明早再回来这里相聚,听她们女皇大人的训话。

    洛冰冰的厉害,她们在这一天已经深深地感觉到了,所以,众人听了她的吩咐后,就马上依言离开了。

    只一会儿,玉如烟就回到了洛冰冰的身边,不用想,她也知道那些百姓与士兵会离开,是洛冰冰发的话。

    “玉如烟,你们的女皇可能要明早才能收功,今晚,你们几个就守在她身边,有什么异常情况,就马上向我禀报。”

    她的话刚说完,玉如烟与蓝雨她们就马上回答道:“属下遵命。”淡淡的点了点头后,洛冰冰就让玉如烟带她们去用膳的地方了。

    深夜,繁星点缀,万籁寂静。

    夜空中,一轮明月高高的挂着,数不尽的星星没有规则的点缀在夜幕中,或明或暗,好似千万只会说话的眼睛。

    此时,方外之境的那些百姓与士兵都已经散去,但女皇钟离诺却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练功,而玉如烟她们也依然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

    经过今天的接触,她们又更加佩服洛冰冰了,尤其是她那杀伐果断的手腕,更令她们佩服不已。

    有时候,她们甚至觉得,她们的皇太女殿下比她们的女皇陛下还要果敢、还要厉害。

    清晨,当朝阳的第一缕阳光,刺破云层,拔开迷雾,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叶子上的水珠闪闪发光。

    客房中的安若然她们早已起床,此时都在院子里等候他们的主子,而洛冰冰与东方浩此时也已经起来了,两人都在洗漱。

    过了一会儿,他们两人就同时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而安若然他们几人一看到他们两人的身影,就快步迎了上去,朝他们行礼请安。

    轻轻地点了点头后,洛冰冰就带着他们一起去找女皇钟离诺了。

    远远地,她们就看到女皇钟离诺依旧紧闭着双睦,还没有收功,而玉如烟与蓝雨她们则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

    当洛冰冰他们快要走到她们的身边时,她们就马上迎了上去,并直接就向洛冰冰与东方浩行礼请安。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后,洛冰冰就直接朝女皇钟离诺走去了。来到她的身边后,就静静地在她的身边站了一会儿。

    随后,她就转身对玉如烟吩咐道:“玉如烟,你马上去安排出海的船只,本宫要启程回去了。”

    玉如烟听了她的话后,赶紧说道:“皇太女殿下,你这就离开方外之境了吗?可女皇陛下现在还没有……”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洛冰冰就直接挥手打断道:“你放心吧!她很快就会醒来的,本宫昨日给她的那颗药丸,不仅可以让她体内的功力翻一倍,还可以让她的身体百毒不侵。”

    方外之境的众人听了后,又是一番大惊,而此时,女皇钟离诺也快要收功了,所以,对于洛冰冰的话,她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对于功力的增长,她是早已知道,但对于百毒不侵的体质,她还是刚刚知道,所以,心中还是免不了一番惊讶。

    主子要走,做属下的自然拦不住了,而且她们也不敢拦,所以,玉如烟只好去安排洛冰冰他们出海的船只了。

    可玉如烟刚离开,女皇钟离诺就猛地睁开了双眼,不用说,她自然是已经收功了,而且她体内的功力,此时也已经翻了一番。

    一睁眼,她就对洛冰冰说道:“冰儿,你真的要走吗?”

    听到她的声音后,众人方才发觉她已经睁开了双眼,而洛冰冰是直接转身回答道:“银月国才是我的家。”这短短的一句话,包含了所有的解释与言语。

    女皇钟离诺听了她的话后,便知道自己再怎么挽留也是多余的了,所以,她只好吩咐蓝雨马上去安排早膳,让洛冰冰他们与她一起用了早膳再离开。

    洛冰冰与东方浩听了她的提议后,都相继点了点头,表示应允。钟离诺看到他们已经答应了自己的提议后,就马上露出了开心的笑颜。

    随后,钟离诺就向那些方外之境的百姓与士兵正式介绍了洛冰冰与东方浩的身份,听了她的话后,方外之境的那些百姓与士兵方才知道东方浩是银月国的皇帝,而她们的皇太女殿下是他的皇后。

    在用膳的时候,洛冰冰就把自己昨日已经将那些会对方外之境与钟离诺的皇位造成威胁的人,全部处决了的事情告诉了女皇钟离诺。

    对于那些威胁的存在,钟离诺是非常清楚的,要知道她以前,就经常要下一些功夫去防范那些人。所以,听了洛冰冰的话后,她不禁十分惊讶。

    而就在她惊讶的时候,她身边的蓝雨就马上把昨日洛冰冰收服众人的场景说于她听,言语中不断地流露出她自己对洛冰冰的敬佩之意。

    不用说,钟离诺听了后,自然又免不了一番诧异,心中也更加喜欢洛冰冰了。

    想到自己身边的那几个皇女与皇孙女,不论哪一点都比洛冰冰差许多后,她心中就暗自盘算着,反正自己的身体现在已经硬朗许多了,不如自己先撑着,待洛冰冰的的女儿长大后,就让她来方外之境继位。

    虽然她心中已经想好了,但她却没有表露出来,更没有告诉洛冰冰与东方浩,只让洛冰冰他们以后要多回来看看她这个老太婆。

    两人听了后,不疑有他,便相继答应了她的要求。

    用完早膳,洛冰冰他们就在众人的欢送下来到了码头,临行前,洛冰冰就把他们带来的那些还没有用的地雷,都留给了钟离诺。

    钟离诺心中虽然十分不舍,却不得不放行,同时,为了以后经常联络,她还特意派玉如烟随洛冰冰她们回银月国去,在银城设立一个直系联络点。

    洛冰冰知道,伊维雅她们一定在担心他们,所以,就让玉如烟带他们抄近路回去,这样他们很快就登岸了。

    几天后的一个响午,她们的船就靠岸了,而在她们的船靠岸之前,洛冰冰就让凤凰载着雪灵狐先飞回银月国的皇宫去了。

    由于凤凰已经先飞走了,所以她们的船靠岸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而在她们登岸的附近,正好就是一个名叫清羽国的都城。

    所以,洛冰冰与东方浩他们就直接去了那个都城用膳,玉如烟将她们带到方外之境势力内的一家酒楼后,那家酒楼的掌柜就马上把她们带进了里面的独立小院。

    众人刚进那个独立小院,那个掌柜就赶紧朝洛冰冰他们行礼请安,随后,那个掌柜就告诉他们,他昨晚刚得到消息,说今日清羽国会发生政变,都城恐怕会不太平,请他们尽快移驾别处。

    对于掌柜的话,她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们原本就不会在那个地方久留,但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们还是一用完午膳,就马上离开了那个地方。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再怎么避免,有些麻烦还是十分巧合的缠上了他们。

    她们离开那个国家的都城没多久,就被人拦住了去路,而将他们拦下的人却是一个受伤的中年男子。

    赶车的叶枫看到前方的男子站在路中间后,就一边拉紧缰绳停车,一边对马车中的东方浩说道:“宮主,有人拦在路中间。”

    马车缓缓地停下来后,叶枫就看到那个中年男子身着青衣,满身血迹,身上也有好几道见血的伤口。

    那个中年男子看到马车已经停下来后,就对驾车的叶枫说道:“兄台,可否借马车一用?”

    “这位兄台,我们并没有多余的马车可借你,烦请让让道。”叶枫听了他的话后,直接就拒绝道。

    那位中年男子听了他的话后,不禁紧锁着眉头,但就在他要让道的时候,一旁的林子里却突然飞出了一个年轻女子,她直接就朝马车前的叶枫攻去。

    中年男子看到她后,马上就朝她叫道:“师妹,不得无礼。”

    “不得无礼?师兄,我们现在若不将他们的马车拿下,待会就走不了了,难道你忘了太后他们正在等我们的马车吗?”

    听了她的话,那个中年男子不禁沉默了,微微咬了咬牙后,他也马上朝坐在后面那一辆马车前的宮泽发起攻击。

    坐在马车里的洛冰冰他们,听到外面的动静后,自然就猜到是有人要劫持他们的马车,而坐在后面那一辆马车里面的安若然与无影他们,是直接就走出了马车,支援宮泽与叶枫他们。

    不过,那两个劫马车的人一看到无影后,就马上愣住了,纷纷停下了攻击,目光直直地看着无影。

    看到他们两人的表情后,众人都不禁疑惑了,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最疑惑的要数无影本人了。

    而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一旁的树林里就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只听她大声地说道:“余大哥,你们的马车准备好了吗?”

    没等那个中年男子回话,她自己就马上说道:“哦,原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呀!我这就去请主子过来。”话一落,她就迅速地消失在树林里面了。

    而那个中年男子与那个年轻女子听了她的话后,方才回过神来,随后,他们就直接来到了无影的身边,朝无影拱手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后,无影就马上说道:“山野村夫,不提也罢,两位还是速速让道,莫要惹我家主子生气才是。”

    听了他的话后,那个中年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说道:“阁下能否随我去见我家主子呢?”

    他的话一落,洛冰冰就想直接拒绝,而没等他拒绝,马车里面的东方浩就走出了马车,并对无影说道:“无影,怎么回事?”

    “爷……”无影才说一个字,一旁的树林里面就响起了一道声音。“墨儿,果真是你吗?”

    那个年轻女子听到这声音后,就马上闪身回到了树林里面,只一会儿,她就扶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走了出来。

    只见那个中年女子身着深紫色纱衣,外披同色锦袍,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眉若远黛,目若朗星,样子看起来虽然有些狼狈,但却掩饰不住她的原本风华。

    她从看到无影的那一刻,目光就从开过无影,快步走出树林后,就直接来到了无影的面前,再次叫道:“墨儿,果真是你吗?”

    微微挑了挑眉后,无影就直接回答道:“你们认错人了,我并不是你口中的墨儿。”

    听了他的话后,那个中年女子马上就说道:“若你不是墨儿,为何你会与我王长的如此相像?”

    无影听了她的话后,不禁一愣,不过,瞬间他就回神了,并冷冷地对那个中年女子说道:“你认错人了,我只是一个孤儿。”

    “不,你不是孤儿,在二十年前你被人掳走了之后,就一直杳无音讯,就连你的父王出去寻你,也被奸人伺机杀害了。”中年女子听了他的话后,不禁马上反驳道。

    这是无影第一次接触自己的身世之谜,所以,他的心中非常激动,但他看到前面那辆马车上的东方浩皱眉后,就马上想到了马车里面的洛冰冰。

    于是,他的心再次恢复了平静,目光直直地看着对面的中年女子道:“你认错人了,若是没什么事,就请你们让开,我们还要赶路。”话一落,无影就示意安若然他们回到车中去。

    看到他们要走,那个中年女子就马上说道:“等一下,你们……”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官道上就响起了阵阵马蹄声。

    她们听到那马蹄声,就马上知道是追兵来了。中年女子想也没想,就让她的那些属下让开道来,放无影他们离开。

    无影他们看到没有人拦路后,就马上挥鞭赶马车离开了,但在马车经过那个中年女子的身旁时,那个中年女子却悄悄地往马车里面丢了一块翡翠玉石,而那块翡翠玉石就是清羽国的传国玉玺。

    没错,那个中年女子就是清羽国的当今太后。因为清羽国的当朝丞相谋权篡位,杀害了清羽国的统治者钊王,所以那个中年女子就带着一些心腹从清羽国的皇宫密道离开了。

    可他们走出密道后,却没有马车与马匹,所以,那个中年男子就会在路中间拦住洛冰冰他们的马车。

    因为那块翡翠玉石不是很大,马车里面又铺了厚厚地毛毯,落下去之后,根本就没有声音,所以,安若然她们就没有发现马车里面的那块翡翠玉石。

    对于那个中年女子的做法,她身边的那些属下都猜得到,所以,知道她们的主子是为了保护无影后,他们都愿意放行了。

    无影他们离开后,那些人就马上走进了一旁的树林,可他们刚进去不久,就有许多士兵出现在了官道上,而且那些士兵也都已经发现在树林中奔跑的他们了。

    不用说,那些士兵自然快马加鞭的朝他们追击而去了。

    只一会儿,他们就被大批的士兵包围住了,而领头者看到那个中年女子后,就马上吩咐那些士兵将那个中年女子生擒,对于其他人,却是直接射杀。

    在功力与人数都相对弱的情况下,他们很快就被那些士兵解决了,一会儿工夫,就只余下那个中年女子了。

    那些士兵刚把中年女子带上官道,那个谋权篡位的丞相就出现了,他直接就朝那个中年女子问道:“传国玉玺在哪?”

    “呸,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这辈子你也别想见到那传国玉玺,独孤钊坐上王位时,哀家都没有把玉玺拿出来,何况是你这个狗贼。”

    听了她的话后,那个丞相不禁冷笑道:“怎么?你还想着把这传国玉玺留给独孤墨弦?”

    说到此处,他微微停了停后,又继续说道:“你可知道,你的独孤墨弦早就死了,早在二十年前,我就让人将他丢在了狼窝,你说他怎么可能还活着呢?而且我也不怕告诉你,就连独孤靖的死,也是我一手策划的。”

    “畜生,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中年女子听了他的话后,忍不住怒吼道。

    而他看到那中年女子的表情后,却马上开心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但没等他的笑声落下,中年女子就不禁大声地说道:“苍天有眼呐!这清羽国的王位,始终都回到了我独孤家族的手中。”

    她的话一落,那个丞相就焦急地问道:“说,你是不是把传国玉玺交给了别人?”

    “哈哈哈……是又怎么样?”

    听了她的话后,那个丞相就更加着急了,马上就问道:“你把传国玉玺交给谁了?”

    “哼,当然是我独孤家族的正统王位继承人了。”

    那个丞相听了她的话后,忍不住在心中腹语道:“能够称得上是独孤家族的正统王位继承人就只有那独孤墨弦了,而独孤墨弦早就已经死了。”

    所以,他觉得那个中年女子是在骗他,淡淡的看了那个中年女子一眼后,他就缓缓地说道:“别白费心机了,你根本就骗不了我。”

    “狗贼,哀家管你信与不信,有胆你就把哀家杀了,反正墨儿一定会回来给哀家报仇的。”听了她的话后,那个丞相就不禁疑惑了,对与那个中年女子,他十分了解,而就是因为他了解那个中年女子,他才会疑惑。

    因为那个中年女子,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在说谎。疑惑间,他就不断地在心中思索,暗道:“难道独孤墨弦当年并没有死吗?”

    突然,他看到了地面的那些车轮印,从印记上看,马车曾经在这个地方停过,而他手下的那些士兵又是在一旁的树林里面抓到那个中年女子的,于是,他不禁在心中暗想,这会不会是她为了让马车上的人将玉玺带走,而故意将他们引到树林里面去的呢?

    他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所以他想到此后,就马上跃上了马背,让人带上那个中年女子,随他一起跟着地面的那些车轮印去追赶马车。

    那个中年女子看到他们要去追无影他们的马车后,不禁十分担心,但她却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来,而且她口中还不断地说道:“管你们追什么,反正你们都是白费心机。”

    听到她的话后,那个丞相又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猜测了,不过,心中暗自思索了一番后,他最终还是决定追上去查看一下。

    由于洛冰冰他们并不赶时间,所以,马车只是正常前行,并不是走的非常快。

    此时,依旧是叶枫与宮泽在赶着马车,洛冰冰也依旧窝在东方浩的怀中睡觉,而坐在后面那辆马车里面的依子曼,却时不时的与无影闲聊。

    不过,大都是依子曼在问,无影在回答而已,而依子曼所问的问题也大都与方才那些人有关,更确切的说,是询问无影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世。

    可他们聊着聊着,安若然的手就无意中触摸到了那块玉石,感觉到了异样后,安若然就直接转身朝那块玉石看去,她记得之前那里就没有那块玉石的呀!

    疑惑间,她便拿起了那块玉石,在打量的时候,就发现那块玉石其实是清羽国的传国玉玺,于是,她马上就让无影与依子曼去看那块玉石。

    依子曼一看那是清羽国的传国玉玺后,就马上想到她上马车之时,看到那个中年女子曾经推了马车一下,心中微微思索了一番后,她就觉得一定是那个中年女子将这块玉玺悄悄地放进马车的。

    随后,她将自己心中的猜测告诉了无影与安若然,两人听了后,都觉得应该是那个中年女子放进来的。

    看着那块玉玺,依子曼不禁朝无影问道:“无影大哥,这块玉玺一定是那个中年女子给你的,你打算怎么处置呢?”

    “不知道,把它交给主子吧!”话一落,他就突然听到了身后的阵阵马蹄声,而且那些马蹄声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此时,洛冰冰与东方浩他们也已经听到了,但他们却理会。

    过了一会儿,那些士兵就追上了他们的马车,并将他们的马车团团围住,而那个丞相勒住缰绳后,是直接就朝驾车的叶枫与宮泽说道:“马上让马车里面的人滚出来,本王要检查。”

    他的话一落,叶枫就马上冷声道:“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对我家主子如此不敬。”

    “一个小小的王爷,居然敢在我家主子面前,如此放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宮泽也相继出声附和道。

    听了他们的话后,那个丞相不禁万分愤怒的说道:“你们这两个小小的车夫,居然敢对本王如此无礼,那就莫怪本王对你们不客气了。”

    他的话刚说完,马车里面句传出来了一道十分悦耳动听的声音。“不客气?老公,居然有人要对你的手下不客气了喔!你说,他们是不是应该还回去呀?”

    东方浩听了洛冰冰的话后,就马上对宮泽吩咐道:“宮泽,别人既然要对你们不客气,那你们若是不回礼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吧?”

    “启禀主子,属下马上就去给他们回礼了。”他的话一落,依子曼与安若然他们也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沙龙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