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完美结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霸气女神魔祖你是我的| 作者:安诺琳| 类别:穿越小说
    元旻抱着云浅月,身体不住的颤抖,双眸猩红,嘴中不断地喊着:“浅浅,浅浅……”声音低沉,但却一声一声,打在旁观者的心上。这是怎样的声音?明明不过是唤着一个女子的名字,却生生让人觉得心痛。哪怕是根本不知道两个人身份的普通士兵。

    他还记得,他刚见浅浅的时候,她的出场是那么的特别。从天而降,她身着婚纱的样子一瞬间就住进他的心里,再也没有出去过。

    他还记得,她下水救赵雪凝,自己差点溺水,可她不仅毫无怨言,被救起之后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就急着去找她的依依。

    他还记得,她知道凤离夜要娶婉灵时,她伪装的平静,却偷偷的溜到太子府给了凤离夜两掌,生生将他打了吐血。

    他更记得,她伸手敲他的额头,本来不疼,可他硬是任性的让内力逆流,造成痛苦的假象。可她明明知道那是他骗她的招数,可还是踮起脚尖,轻轻的观察,任他为所欲为。

    “浅浅……”元旻的泪水潸然落下,一直挺直的脊背弯了下来,这一刻,他不再是耀眼的幻空境的大王子,只是一个平凡的为了所爱之人离去在哭泣的男子。哭的令人心酸,令人惋惜,“浅浅,那日婉灵是在误导你,幻儿只是我的妹妹,不是我喜欢的人,我知道你是误会了所以生气了对不对?”

    元旻的话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怀中的女子,柔声道:“浅浅,从认识到现在我是不是没有对你说过我爱你啊。那我现在说给你听,你醒过来好不好,我爱你,我爱你……”元旻一字一字的呢喃,本来满含希冀的眸光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说着说着,自己都哽咽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静静地抱在一起,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点点的泪痕寄去元旻的相思,可收信人却不见了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元旻放下云浅月,在她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道:“浅浅,等着我,我办完了事情就去找你。黄泉路那么冷清,我怎么舍得你一个人走呢?”轻柔的声音,缓缓地,极其蛊惑人心。

    站起来,对诺雅云墨天道了一句:“帮我照顾好浅浅,等我回来。”

    诺雅点头,就算他不说,她也会照顾好浅浅的。得到诺雅的点头,元旻立即施展法力,消失在了原处。云墨天带着云浅月和诺雅回了魔界。

    人间的乱就此落下帷幕,三国一统,蓝云为帝,国号“云”,是为云国。其女蓝牡夕为若夕公主,女婿何子轩为太子,将来与蓝牡夕一同治理云国。同时,定下了皇帝一生只一妻的规矩!任何时间都不得更改。

    云澈和方暖暖拒绝了诺雅去神界的建议,二人一匹好马,几套衣衫,便轻装上路,开始了走遍整个云国大陆的行程,自此再不见其二人踪影。

    而元旻则回了幻空境,整个人杀气丛生,宛如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可怕,恐怖。他径直走到囚禁元幻儿的宫殿,杀了守护的侍卫,用尽全力扯断了桎梏元幻儿的铁链。元幻儿重获了自由,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被元旻打晕,送到天罚山。

    而他则走出宫殿,看向一波一波接连不断的幻空境勇士朝着他杀来。他似乎没有在意,冷眼看着那群人离他越来越近。

    他冲进人群,见一个,杀一个。一招一式,狠辣绝情。敌众我寡,纵然元旻武艺高强,身上也有了无数道伤痕。血流下,在空气中酝酿出甜腻的滋味,更是让那些幻空境的勇士不肯罢休。

    终于,元旻被擒,他的父亲,幻空境的主人一步一步的走向前来,眼神冷漠无情,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他看到没有看元旻重伤的身体,只是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道:“你背叛我!”

    元旻像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笑了,笑声扯动身上的伤口,极为痛苦,可是他却感受不到躯体上的痛苦,因为心中的痛苦压倒了所有。

    “你为什么要有那么大的野心?幻空境不好么?幻王不好么?母后不好么?我和弟弟妹妹不好么?为什么这么多珍贵的东西你却嗤之以鼻?你知不知道当年你亲手杀死的是你的枕边人,是你三个孩子的母亲?你知不知道当时的幻儿还没有满月你就让她失去了母亲?你知不知道幻儿有多么的相信你,可你给了她什么?伤害了她的爱人,囚禁了她万年!暗无天日的宫殿,冷冰冰的士兵!那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为什么你那么狠心?为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的野心害了多少人?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野心,我失去了我的母亲,失去了我的爱人,失去了我的诚恳,失去了我的所有?你知不知道,我从来都不稀罕什么幻空境的大王子的称号,你知不知道,如果有可能,我宁愿自己不姓元!你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你的眼中只有权势,只有利益,像你这种利欲熏心的人,怪不得母亲宁愿淹死也不肯或者天天面对你这张丑恶的嘴脸!”

    “啪”的一声落下,元旻绝色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嘴角渗出血迹,可他却笑了,笑的倾城,笑的绝美。

    “畜生!”幻王冷冷的一甩袖,吩咐道,“把他囚在那间宫殿里,给本王狠狠的折磨他,知道他认错为止!谁都不许手下留情,否则,本王以十倍的痛苦奉还在你们身上。想活命的,就给本王往死里整他。”

    语落,缓步离去。看着幻王渐行渐远的身影,元旻的眼中渐渐绝望,果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血!

    元旻绝望着被拖入暗无天日的宫殿,四肢被铁链固定着,吊在空中。一轮一轮的折磨蜂拥而上,席卷在他的身子上。很痛,但是他却不吭一声。这是属于元旻的傲骨!

    却说云墨天一行人回了魔界,将云浅月的身体放在了凉月花田中。这是云浅月身份的象征,是他们魔界最最尊贵的公主,就如凉月花在魔界臣民中的地位,高贵,迷人!

    正当云墨天准备去处理政事之时,突然出现了奇怪的一幕。云浅月的身体渐渐悬在空中,凉月花的花瓣包裹着她的躯体。横空出现火种,烧灼着云浅月的身体。诺雅一急,准备去救下云浅月,却被云墨天拉住,他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诺雅继续看下去。

    火的上面突然出现了一种高贵的生物,凤凰!这是鸟中之王,象征着高贵的身份!

    令人诧异的是一直闭着眼睛的云浅月睁开了眼睛,眼中光芒闪烁,熠熠生辉。与凤凰一起盘旋在空中,云浅月却并没有被凤凰的风华掩盖下去。

    一声鸣叫之后,凤凰穿入云浅月的身体。骤然天空中金光大作,就连云墨天都不得不侧过身体,闪躲着这种光芒。

    这种异象很快消失不见,然而在花丛中躺着的女子此时却泛着笑容,站在他们的面前:“大哥,诺诺,忠零,我回来了。”莹润的声音,确实云浅月无疑。

    此时的云浅月,一袭金缕衣,站在凉月花之中,发丝是严谨的公主髻,脸庞上的嘴角微微弯起,依旧是熟悉的样貌,可是身上的气息却有了极大的变化。

    凤凰涅槃,再次重生,尤其是昔日的风采所比拟的?

    诺雅一把抱住云浅月,气愤的捶了她一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我错了,我错了!”云浅月连忙道歉,却不躲闪诺雅的拳头。

    “公主,欢迎回家。”忠零真诚的说。

    云浅月点点头,见他们一脸的求知欲,便似发了恩一样,给他们讲出事情的原委。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自从知道自己是云墨天的妹妹之后,每天晚上她都会做一个梦,她梦见有一个穿着墨色锦袍的男人,给她回放曾经的事情。

    当初云浅月出生,她的母亲并不是难产而死,而是魔殇趁其产后虚弱,将她害死。而正当魔殇想要荼毒云浅月之时,外出的魔祖突然回来,看到自己的爱妻死亡,他把所有的痛全部发泄在了魔殇身上。

    而当初魔殇的弟弟魔邪为了保护魔祖死亡,念着这份恩情,还有曾经在魔邪墓碑前发过的誓言,他并没有杀死魔殇。可是魔殇却不知分寸,在魔祖出访神界的那日,潜入凉月阁,偷走云浅月。

    保护云浅月的侍卫在临死之时给魔祖发了信号,可魔祖急忙赶回来的时候,云浅月已经落在魔殇的手里。

    他请求魔殇放了云浅月,可魔殇因为自己弟弟的死亡对魔祖怀恨在心。便让魔祖为他和魔琨身上施展魔皇血,药引是魔祖的心脏!魔祖为了自己女儿的安全,只得答应。

    他为二人施展了魔皇血,但是他毕竟是纵横一时的魔祖,怎会轻易妥协。他趁魔殇不注意,将自己的心脏转入云浅月的心中,而云浅月的心脏则被魔祖安放在了凉月花田。这件事情,谁都不知道。为了女儿的安全,魔祖运转时空之术,将云浅月送去了另一个时空,他相信,他的女儿一定可以活得很好。

    云浅月不知道这么多,她在梦中只知道,可以解除魔殇身上魔皇血的心脏就是她的心脏,为了云墨天和诺雅失去掣肘,她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

    云墨天将云浅月安置在凉月花田,云浅月的心脏与云浅月有了感应,于是就有了刚才凤凰涅槃的一幕。

    众人还沉醉在这个神奇之中,便听到云晔天火急火燎的声音:“哥,诺雅,浅浅不好了……”

    “怎么不好了?”云墨天皱了皱眉。

    云晔天看了一眼云浅月,觉得云浅月今天有点儿不对劲,但是他不知道云浅月已经涅槃,所以也没多想,就陈述了他刚刚接收到的消息:“元旻不知道为什么,发了疯似的回到幻空境,屠杀了幻空境将近一千人,现在被幻王擒住,关在暗日宫殿,据说,进了暗日宫殿中,很少有能活着出来的。”

    “什么……”云浅月柳眉一竖,拍案而起。

    其实在战场上,虽然她失去了心脏,但是神识还在。元旻给她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听见了,甚至她还看见了元旻脸上的痛苦神色,她很想告诉他,她的神识还在,可是她说了,就是没有人听见,她没有想到,看起来一直如翩翩贵公子一样的元旻,发起狠来,尽然丝毫不下于恶魔!

    “不行不行,我得去救他。”语落,她飞身离开。

    云墨天和诺雅放心不过,连忙跟了上去,云晔天又被留下来照看魔界。

    云浅月来到了幻空境,守卫的人拦下,她如元旻一样,毫不留情,一下手,两人死去。横冲直撞的入了幻空境,也许是云浅月今日真的很幸运吧,对于第一次来到幻空境的她,竟然一下子就找到了暗日宫殿!

    暗日宫殿,物如起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沙龙365